8455澳门新葡亰.首頁欢迎您

创业寒冬下初创公司如何打破C轮死魔咒?

创建日期:2019-12-29
浏览:0
  亚马逊的第二总部泡汤后,阿里在北京的第二总部却传出了新消息。

北京市发改委披露的2019年重点工程计划中,阿里巴巴北京总部园区将在今年11月开工,预计2024年投入使用。四年前启动的“北京+杭州”的双中心、双总部战略,终于再次向前走了一步。

阿里的北京总部并非是孤例。去年11月份腾讯北京总部大楼正式落成,被称为“亚洲最大的单体办公楼”的建筑;小米在昌平未来科学城的智慧园区也将开建,以及同样在北京的小米互联网电子产业园和小米移动互联网产业园;京东总部二期2号楼正在建设中,规模达到55万平米……

一连串在建的总部大楼背后,北京似乎正有意捍卫“互联网之都”的名号。

古老的总部经济

2003年底,80多家大型企业将总部迁入北京丰台的总部基地,不乏三洋、东芝、LG之类的跨国企业,“总部经济”成为当年科博会上最灼人的字眼。

那时候互联网创业者还没有“登堂入室”,主角仍然是制造业。而中国市场的改革开放,让北上广深成为新的价值洼地,在产业转移的趋势下,大批跨国公司开始搬离香港、新加坡、东京,使得“总部经济”在中国市场大行其道。

宏碁创始人施振荣提出了著名的“微笑曲线”,两端是附加值最高的技术研发和市场销售,中间是附加值较低的生产制造。一个面积只有几十平米的企业总部,可能创造出数亿元的营业额、数千万的利润、上千万税收,并直接带动房地产、金融、物流、酒店、娱乐等服务业的发展。相比于动辄占地上千亩,但增收不那么明显的生产车间,各地政府自然算得清其中的经济账。

被提及最多的还有总部经济的产业乘数效应,当一个大型企业将总部放在某一城市,除了真金白银的税收,也将是城市的另一张名片,在投资、消费、贸易、管理、技术、人才、信息、资金等方面辐射拉动周围成片地域,进而促进区域经济的繁荣。

在总部经济中尝到甜头的北京,显然比其他城市有着更敏锐的嗅觉,既然制造业上不如珠三角和长三角的产业分工,转身瞄准了高新技术产业,刚刚起步的互联网也在其中。

2003年前后,新浪将市场营销部门从中关村搬往现代城,思科将办公楼设在了东城,微软也将市场和销售部门迁往国贸地区,彼时海淀地区的地价已经飙升至每亩一百多万,导致很多企业忍痛撤出。到了2003年3月,海淀区就出台了优化发展环境的22条“铁律”,中心内容是“大副降低产业用地价格,每亩地价最高不超过30万元。”

回头来看,“总部经济”的名词已经鲜有提及,中关村却成了中国互联网的摇篮,北京已然是互联网巨头扎堆的大本营。
上一篇:没有了